崔斯坦的哥哥把苏珊娜的遗体带回了草原,他的大哥、二哥、他的未婚妻…..

2019-10-31 作者:优德88官方网站手机版   |   浏览(197)

再度欣赏到《燃情岁月》这部电影,内心的悸动一如当初。
 
一个家庭的第三个男孩萨姆尔带着他的未婚妻苏珊娜回到故乡见父亲和兄长,两兄长都很喜欢他的这位未婚妻,但遗憾的是她是以准弟妹的身份出现在这个家庭里的。

第一次看燃情岁月的时候是在许多年前的冬天,那时我还在家乡,是个虽然时常看着远方出神,目光却很稚嫩的少年. 十一月,北方的早晨清冷而安静,冬阳微倦着升起,没有云的天显得格外的蓝. 那时刮过家乡的风已经是来自更遥远西伯利亚的朔风,秋日已经过去,但透过电影中辽阔而苍茫的草原,干净得不像话的天空,阳光下少年骑着奔马追逐野马,一起呼啸着驰向远方,那一刻,秋日的传奇仿佛再现. 1故事梗概 崔斯坦(布拉德/皮特饰)降生在落叶的季节,绿色的草野变为红海的时候, 那是一个可怕的冬天,他母亲生他时差点死掉,或许因此, 崔斯坦生来便不为母亲所偏爱.印第安的老猎人一刀将他包在熊皮里,整晚整晚的抱着他,熬过了那个寒冷的冬天. 等崔斯坦长大了,一刀教他猎杀的乐趣,据说,当猎人从猎物的身体中取出心脏,握在手中,它们的灵魂就能得到释放.还是十几岁的少年的时候,崔斯坦便勇敢地孤身一人追逐灰熊,他以猎杀灰熊的方式来挑战勇气,那场与狗熊的搏杀中,他的血与熊的血溶在一起,从此,一种伟大征服欲左右着他的一切。 妈妈在兄弟三人还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这个家,理由仅仅是草原的冬天太冷。离开的时候,相比已经懂事的老大艾弗瑞德,和恋恋不舍的三弟. 镜头一转,兄弟三人都长大了,这一天,弟弟来信要从大学回来,他的女友,从小父母双亡的苏珊娜也要一同回来. 苏珊娜的到来给父子四人的家庭带来了全新的气息,”亲爱的伊莎贝尔,这屋子里重新有了女性,她使我三个儿子重新聚在一起,这感觉很奇妙.”但是,战争来了之后,最小的山缪尔要为了保护不同大陆的和平,两个哥哥与他同行. 最终, 山缪尔死在了德军的阵地前. 崔斯坦眼睁睁的看着山缪尔死在德军的机枪下,他旁若无人的哭喊,他诅咒着上帝,他按着古老的印地安仪式挥刀取出自己弟弟的心脏。大哥艾弗瑞德在战争中跛了腿,战争结束后,他带着心灵上和身体上的创伤回到草原又离开了草原.最终,艾弗瑞德回到了都市,他的父亲也因为中风而备受折磨,战争结束后,崔斯坦没有回家,他把自己的身心交给了外面的世界,仿佛他一直都是这样的游荡。 然后突然有一天劲风袭来,他回家了,金色的长发在放中飞扬如招展的旗帜,那是一种不羁的韵律,同时也带着无限的苍茫与空旷。 当崔斯坦回到农场时,他与苏珊娜之间的爱情爆发了。 农场的生活尽管又恢复了平静,但是弟弟死亡的阴影始终让崔斯坦无法面对他所深爱的苏珊娜,崔斯坦后来离家远航,他的身体才是他真正的帐篷,他走了,逃避了苏珊娜的爱,却带走了苏珊娜的心。 他去远航,在波涛骇浪中寻找着心灵上的安宁。他去流浪,那颗狂野的心,也许真的如印地安老人所寓言,直到死亡才会停止追求自由的本色。可是,在鸦片和女人中间,他变得更加茫然,漂泊的宿命有时候会让他感到失望与沮丧。他又选择回到了家乡,回到了森林与河流,马群与远山的怀抱。 崔斯坦与伊莎贝结婚了。 那个从小就暗恋他的印地安女孩,笑起来会露出白白的牙齿。 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快乐的生活着,草原总是能赋予人们最简单的幸福。 而崔斯坦忘了,他曾赶着奔腾的马群从天边走来,他曾经走进过一个女人的生命,留给她的却是无尽的空虚与等待。 在多年以后,她成了他哥哥的妻子,隔着铁栅栏,她轻轻地、忧伤地:永远真的是太远了。 激情与回忆,痛苦与缠绵似乎是燃烧着她生命的火把,她也知道他不会属于她,他留给她的注定只能是眼泪和伤痕,可是她却已经爱得无法自拔。 后来,伊莎贝被愚蠢的警察乱枪扫中,已经归于平静的崔斯坦内心再次燃起了火焰,在父亲和哥哥的帮助下,他报了仇。 而仍然爱着崔斯坦的苏珊娜无法面对自己的感情,她选择了永远的逃避。 崔斯坦的哥哥把苏珊娜的遗体带回了草原,一家人又团结在了一起。 历尽沧桑的崔斯坦把父亲和孩子交给了大哥,他选择独自离开,从此浪迹天涯,直到生命的终结。 2 崔斯坦------一生只为自由 崔斯坦的一生其实很简单,波澜壮阔的一生其实只用两个字便能概括完. 自由. 人人都向往自由,所以人人都喜欢崔斯坦. 那个男人从草原深处打马而来,勃勃的雄性荷尔蒙让初次见面的苏珊娜一见便失了神.没有女人能不对这样的男人动情,这样的男人天生属于远方,这样的男人天生适合做情人. 我听着电影里消沉如冰雪初融的音乐,看着崔斯坦的痛苦与失落。看着他金色的长发飘荡在藏蓝的天空里,身影随着远山一起慢慢遁入森林的气魄。 那条水银一样缓慢流淌的大河,仿佛神秘的寓言般沉默,又像是无言的母亲,静静的接纳所有的人的身体和魂灵。 3 艾弗瑞德------寡言少语的男人却最是深情 相比初次看便能戳中泪点的兄弟三人与苏珊娜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情,细看几遍,兄弟之间,父子之间的感情其实更动人. 上校其实并不是不爱老大,只是更像他年轻时候的老二最让他骄傲而又担心,上校并不是不想要儿子成功,只是他年轻的时候在战场上见过太多,他太知道战争的残酷了,那带走了他的小儿子,他也太知道政治的残酷了,他不想那迷失了自己的大儿子. 而相比屡屡伤害苏珊娜的崔斯坦,艾弗瑞德其实更是一个合格的爱人,他自始至终深受着苏珊娜. 片末当警察找上门来算帐时,艾弗瑞德关键的一枪救了崔斯坦和父亲. 那一枪,艾弗瑞德一边走近一边卸掉弹夹,简直帅呆了,可堪超越片头从草原深处打马而来的崔斯坦. 人人都爱崔斯坦,人人都想活成他的样子. 但是我们之中的大部分人,能做到老大艾弗瑞德那样的,其实已经殊为不易. 作为最像母亲的儿子,老大的性格更适用于社会,他最像母亲. 在文明世界的人群中脱颖而出,看似简单,其实个中辛苦,又是一直在草原之上和自由之地随心所欲的崔斯坦所能理解的?与崔斯坦相比,艾弗瑞德选择的其实是一条更为辛苦的路. 片末,崔斯坦对老大说,我想把山缪尔交给你. It`s be a honor,那将是我的荣幸. 艾佛瑞德这样回答,他的眼眶红红的,这一刻,兄弟间的阋墙,往事如风,恩怨情仇皆烟消云散. 4 苏珊娜------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很喜欢苏珊娜,那个碧绿色的眼睛像是翡翠色的湖泊. 在她的时间坐标上,上校的三个儿子相继出现陨落,但每个人都背负着她无法实现的希望,胶着一生的爱恨和等待,在时间和命运捉弄的漩涡中无法自拔。 她无法不爱上崔斯坦,但崔斯坦注定是一个命犯天煞孤星的男人。 苏珊娜爱上这样的男人注定会是一场悲剧,可是却无法逃脱。 放浪而狂野的崔斯坦,他的眼睛是深渊也是大海。 无法拦截单纯的山缪尔走向他并不了解的战火并失去生命,编剧选择了苏珊娜去承受这一切. 而自由的气息是残酷的,崔斯坦流淌着熊的血液,追逐着自己的冲动。在山缪尔的墓前痛哭的男子,长发飘扬,柔情似水,任何女人都难以逃脱那样深情地懦弱,苏珊娜也不例外。 爱上狂野的自由,就意味着接受他残忍的选择. “即使我有了孩子,你还是要走吗?” 苏珊娜问道泪眼迷蒙. 崔斯坦几乎没有迟疑的翻身上马,尘土飞扬中抛下流涕泗流的爱人。 他是爱她的,我坚信。只是,自由的天性高于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如此又怎么能顾全爱情的美满?年复一年的等待,只有莫名的玩意从孤岛或荒地寄来,还有铺天盖地的寂寞和深入骨髓的绝望。她没有想到过还有重逢,“永远太远了”,这是苏珊娜的借口,因为那个以为永远到不了的等待终点居然出现了。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她的后悔和惊异,命运是如此的捉弄,小伊莎贝尔的礼服、跨坐在崔斯坦脖子上玩耍的小山缪尔,那原本都是她的,熬过了那些年空洞无望的等待,还要忍受将爱人和梦想拱手送人的悲哀。 5 终论: 这么多年来,不知不觉看了许多的电影,老的新的,中的外的,好的坏的,看到一定程度,才终于提笔写下属于自己的文字. 《燃情岁月》里带着宿命而悲壮的电影配乐,还有那个金灿灿中透露出恬静的秋天颜色。那画面带着神奇的质感,带着苍凉色彩的草原辽阔,阳光似情人的眼波抚摸着崔斯坦的背影和的的作响的马蹄而过。 崔斯坦注定了是一个不肯安歇的灵魂,爱上这样的男人是不幸的,可这并不是他的错,因为是他血液里滚动的潮汐让他流浪,这种流浪注定要贯穿他的出生到死亡。据说,在美洲印第安人传说中,熊是英雄灵魂的拯救者。他因此也注定命犯天煞孤星,无伴终老,孤独一生。这是英雄的寂寞,从此浪迹天涯。纵使能够排山倒海,亦无法再见自己的爱人。 影片最后,讲述着故事的老一刀在篝火面前为崔斯坦的一生做了总结:“疼爱他的人均英年早逝,他是石头,他和他们对冲,不管他多希望去保护他们。他死于1963年9月,秋天,月圆之时,他最后路面的地方是在北方,那儿仍有许多待捕猎的动物。他的墓并没有记号,但没有关系,反正他常活在边缘之地,在今生和来世之间。” 这是一个男人带着他那颗永不竭止的心,在宿命的洪流里翻滚的故事。凡他所爱的人必都离他而去,凡所爱他的人必都受尽伤害,这样的故事注定让人心碎。 柔情似水?不是的,那样的男人天生不能安然死去,他的一生在水上,在海里,这种男人一生注定漂泊,不能在床上死去. 头发斑白之于他们完全不存在,他们将会在盛年死去。 而那些咆哮着的声音,压抑在心底,总在深夜不断响起,所以,爱上他乡的秋日传奇,感动于自己的燃情岁月。

  “ 有些人能清楚地听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并以此行事,这些人要么变成了疯子,要么成为传奇。”

尔后,萨姆尔决心留下美丽的未婚妻从军加入战争,大哥支持他的理想跟他一起去,二哥为了保护他也加入战争中,偏偏这个拥有全世界的爱的男人战死沙场;就在那位一心一意要保护他的二哥面前被机关枪活活的打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琴酒狂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是这样开头的。 这个略显苍老沙哑的声音缓缓讲述着那个狂放不羁的男子:崔斯汀。

战后他的二哥崔斯坦将他的心脏取下寄回给家人埋葬,然后选择独自流浪着生活。而他的大哥阿佛瑞瘸着腿回到故乡。萨姆尔的死,改变了所有人的一生;他的大哥、二哥、他的未婚妻…..

         秋天在我心中一直是恬淡而萧索的,田野开始枯黄,光秃秃的树杈凛冽伸向亮蓝色的天空,乌鸦站立枝头,黑色的圆点凝固成视线里最后一片不凋落的叶。影片的画面是也始终渲染着一种淡淡的昏黄色,不阴霾也不灿烂,只是有点哀伤。田野,农庄,成群的浩荡马匹,能感受到仰入鼻息的秋天的风。天空澄澈宽阔无边,厚重的云朵蔓延覆叠一直到地平线以下,配乐豪迈悲壮,营造出一种典型的好莱坞式英雄史诗电影的氛围。

从喜欢欣赏到爱是有一点距离的,因为中间介了一个弟弟,所以他的两个哥哥对苏珊娜就仅止于欣赏和喜欢,但后来小弟萨姆尔死了,存活下来的两兄弟与苏珊娜跨到爱那一步就成了公平竞争。

         布拉德皮特的出场是惊艳的,他骑着马奔腾而来,身后的太阳也开始暗淡。耀眼的金发长发与画面的色调融合成温暖灼烈的光芒,那种强烈的能让少女怦然心动的魅力。我能感受到苏珊娜那刻悸动——可是她是塞缪尔的未婚妻。当他们望着彼此时,当苏珊娜在窗口看见骑马驯马的崔斯汀时,便注定这场悲剧。请允许我,用他们都深爱的崔斯汀来一个个为这些人作注解。

大哥阿佛瑞就像是一杯白开水一样,一个内蕴深沉的人,是可以给苏珊娜安定与幸福的人。但是这样的人如果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就是一种不幸。

         崔斯汀身上有一种狂放的野性,他始终是无拘无束的,广袤宽阔的原野是他的家,树林里的出没的猛兽是他战斗的敌人,马蹄声声是他跳动的心脏。画面像一幅温和却惊心动魄的画卷一样铺陈开。他的心里住着一只熊,有时沉睡,有时撕咬着他的心使他坚强并潇洒,他驰骋在那片原野上,他的长发飘扬随着不羁的风与自由的个性去追寻,他听得到他内心的声音,并且一直都听从于自我,他是天生有着征服欲的人,少年与熊的搏斗便注定他这一生的不安份,他漂泊不定,动荡不安,他的生命像旷野一样敞开,迎接一切苦难,不躲避。爱他的人必定承受岁月的风霜,他想保护每个人,却看着挚爱一个个离自己而去,无力挽救。先是塞缪尔,他真的是个单纯的孩子。他有着英雄式的理想与一颗赤子之心,他的爱很简单,也很纯粹,他深深爱着苏珊娜,却因为强烈的责任感而上战场,他给苏珊娜写信,倾诉满满的爱意。那场他被困住崔斯汀来救他的戏,很壮烈,崔斯汀大喊着他的名字,他露出孩子稚气的笑容,然后身上便全是弹孔。崔斯汀看着他死去在把一把刀深深刺进他胸膛长啸“上帝你该死”的场景使人动容。

 

        苏珊娜与崔斯汀终于因为塞缪尔的死走到了一起,崔斯汀最终却还是因为难以承受塞缪尔死亡的阴影而选择离开。苏珊娜对他说,我会永远等你。她的表情那个如此坚定,我完全相信在那可她是以为自己真的可以等他到永远的,只是这个永远,太短暂了,只因爱人的一句“我们之间完了”便可以覆灭。当崔斯汀再回来时,父亲中风,白发苍苍,而苏珊娜已经嫁给同样深爱她的艾尔弗莱德。记得苏珊娜在花园明媚的光线下说,永远我等过,可是太远了,我等不到。

 

       你知道这样的男人,你必须深爱,你一定会深爱,尽管他注定会离去,尽管他留给你的只会是伤痕,但是你还是会为了他义无反顾,甚至一直等他。你在等他疲倦,等他降落,等他终究有一天将头伏在你胸口。可他无法突破他的心里魔障,你的深情便注定是一桩悲剧。崔斯汀走了,苏珊娜也嫁了,可当她再看见他,依然会落泪。在时光里无法被蒸发的泪。

苏珊娜拒绝了阿佛瑞的爱,阿佛瑞清楚的知道苏珊娜爱的是崔斯坦,因此,虽然百般不愿意,他依然有风度的祝福两个人。

      崔斯汀的表情逐渐淡漠,他毅然决然地离去,苏珊娜看着那个背影,眼里仍然噙满泪。结束了,真的结束了。

 

       崔斯汀后来娶了伊莎贝。很奇怪,本片最触动我的居然不是苏珊娜和崔斯汀的爱情,甚至不是三兄弟与父亲的亲情,偏偏是那个小女孩,伊莎贝。我想伊莎贝是从小深深仰慕着那个狂野而迷人的男子的,她将他视为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在他离去时,是她追着他飞驰的马奔跑。也许正是这点使我受到震动,我想每个女孩在小时候都梦想过像崔斯汀那样的男人,他是心里悄悄埋下的种子,一天天生根发芽,直至枝繁叶茂。我要变成更好的人,要和他站在一起,要让他变成自己的男人。他是那样纯净、坚毅,无所畏惧,没有羁绊,只有前进的方向。他是真正的自然之子,你无法拥有他,他是属于这天地,属于那片森林的翠绿,湖泊的宁静,原野的寂寥,天空的无垠的。他拥有自然所有强大的力量,拥有虏获每个人的心的魔力。等到他回来时,伊莎贝早已变成了一个大姑娘,她长大了,终于嫁给他,为他生小孩。男人追寻的是自由,是身体里破土而出对征服的渴望,而有些女人,注定会为这样的浪子苦苦守候,当男人终于不再年少气盛,终于疲惫,就要有像伊莎贝这样的女人用温柔去爱,去抚慰他强大又敏感的心脏。

爱? !许多人用他们的生命诠释过它,但它依然那么令人迷惘。

     可是一切都被摧毁了,当那颗子弹射进伊莎贝的胸口,崔斯汀发疯了,他疯狂地殴打那个警察,抱着伊莎贝的尸体缓缓离去,苏珊娜来看他,说,其实我曾希望伊莎贝可以死,就像我也希望塞缪尔去死。

 

      如果塞缪尔的死是崔斯汀的阴影,那么伊莎贝的死就是苏珊娜的阴影,尽管他们其实都没有任何错。苏珊娜选择了以死赎罪。艾尔弗莱德回来,凄然地对崔斯汀说,大家都爱你胜于爱我,无论是塞缪尔,父亲,还是,我的妻子。

 

       可是这个家族的没有流淌懦弱的血液,在危难面前,无论是崔斯汀,还是已经中风身体欠佳的老父亲,最后的艾尔弗莱德,每个人都携手一心。他们是一家人,真正的一家人。

苏珊娜爱上崔斯坦,他们相爱吗?看起来是。但是爱要用什么来呈现?拥有?呵护?疼惜?还是其他呢?这部戏里,我看不出来崔斯坦到底爱不爱苏珊娜,但是我看得出来,他对他的弟弟萨姆尔那种手足情深,我想他眼里手足之情看得比任何女人都重要。

        每个人都爱崔斯汀,又有那么多人为崔斯汀而死,他终究无法保护爱他的人与他爱的人,他是孤独的,一个人来,一个人去,遁入那片波澜壮阔远山与天空,遁入所有路途里的风吹雨打,遁入无法忘怀的燃情岁月。

 

       我愿听从我的内心,就这样,奔向一无所有的远方。

 

不管是因为失去挚爱还是因为他费尽心血要保护弟弟却功亏一篑的痛不欲生,无论如何,我没看见他因为苏珊娜而掉过一滴眼泪,我真的不认为苏珊娜深爱的这个男人也爱着她。

 

 

在这缠绵悱恻的爱情中,苏珊娜,这位美丽、多情的女子,为爱一个浪迹天涯的男人崔斯坦,她等过一个冬天,盼过一个夏天,春去秋来,她说过要永远等他,但「永远」太长太久了,心灰意冷之下嫁给其兄阿佛瑞。她选择回头,投入爱她而她不爱的阿佛瑞的怀抱,成为了他的妻子。
当一个我们以为很爱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了或离开了我们的视线了,再经过时间的流逝和感觉的淡然之后,我们爱的浓度慢慢消退,那叫真爱吗?我只有偏见地认为:当真爱没有出现,其他所有的过客都只能算是一种迷恋和寄托,不叫爱。
七年后的重逢,当苏珊娜知道崔斯坦要娶伊莎贝的时候她满心失落,当初她一心一意要为崔斯坦生儿育女从无所得而平凡如伊莎贝却可以得到所有她渴望的一切时,她无法忘记崔斯坦,她无法接受事实,她觉得生无可恋、她举枪自尽..
这是爱吗?她看不见她的丈夫阿佛瑞是个众议员,她看不见她的丈夫是多么多么的爱她!她看不见她拥有什么!她只看见她失去的!她赢不了自己,她执着着自己所失去的一切而不能打开心接纳自己的命运,最后只能以悲剧收场...
而阿佛瑞是这部影片中的悲剧人物,他得到名利地位,却差点失去父亲的爱;他深爱妻子,但永远无法得到她的爱,永远无法碰触妻子心灵深处最柔软的角落。唯一感到欣慰的是,他最后又回到家族,最后兄弟父子和好如初,并代替弟弟崔斯坦养育其幼子。

生活继续着,每个人都历劫了无数的沧桑,

却又各自舔舐着伤口,

正襟危坐、若无其事地过活着,

直到多年以后,崔斯坦被灰熊咬死在荒郊野外...  

有没有一种爱是自己能给自己的?
有没有一种光亮是无须点燃的?
有没有一座天堂透过忆起就存在的?

 

 


 

 

朋友总爱问我,究竟这部电影哪个部份这么值得我感动回味?

 

我笑了,说不出来,其实我心里在哭。

 爸爸为什么你要离我这么远?

我的同胞兄弟,为什么你们总是这么自私?

幸福明明可以那么简单

幸福明明可以就在身旁

但你们却每每放弃了于身旁爱着你的人们

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们的一世有多长?我们能拥有的一生有多长?

生命无常我们皆知,

但我们却又无知地用尽一生的力气去浪费亲情、浪费爱情!

 这些我原本能得到的感动为何只能在电影中体会?

 是的,我就是喜欢这部电影,因为它感动了我,
 
因为这是我所缺失的父爱,手足情。

我,可以不理性地这样说吗?

 

原文地址:

本文由优德88手机版app发布于优德88官方网站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崔斯坦的哥哥把苏珊娜的遗体带回了草原,他的大哥、二哥、他的未婚妻…..

关键词: